家族名人--戴良

    中华戴氏网 2012年6月13日 中华戴氏网


戴良字叔鸾,汝南慎阳人,《后汉书·逸民列传》有其传。史载戴良少时就任诞无节,母亲喜欢驴鸣,他就经常学驴叫逗母亲开心。这种特殊的尽孝方式后来竟开魏晋名士爱好驴鸣之风气,如王粲、曹丕、孙楚、王济辈,甚至竟以驴鸣代替悲歌,表达失侣丧友之痛!戴良自视颇高,曾自比仲尼、大禹,发出“独步天下,谁与为偶”的豪言壮语。这样一个狂放不羁的人见到黄叔度却“未尝不正容”,甚至怅然若失。特别是他竟引用《论语·子罕》里颜回赞美孔子的话——“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来称赏叔度之为人,不是真心服膺何至于此?
范晔接下去所写略有讹误,我们不妨把目光投向另一部古书《世说新语》。事实上,我颇怀疑黄叔度的名气大部分靠了他在《世说》里的显眼位置。众所周知,《世说》开篇所记乃东汉清议名士领袖、“三君”之一、名气大得不能再大的陈蕃“登车揽辔”之事,紧接着第二条就说到了黄叔度:
周子居常云:“吾时月不见黄叔度,则鄙吝之心已复生矣。”
而据《后汉书·黄宪传》称,说这话的人里还有一个就是陈蕃陈仲举。那么,这个周子居又是谁呢?《世说》刘注引《汝南先贤传》称:“周乘字子居,汝南安城人。天资聪朗,高峙岳立,非陈仲举、黄叔度之俦则不交也。”《世说·赏誉》第一条记:“陈仲举尝叹曰:‘若周子居者,真治国之器。譬诸宝剑,则世之干将。’”可知周也是一位名德很高的人物。而这样两位人物竟然说:一段时间不见黄叔度,则粗陋鄙吝之心又会故态复萌了!黄叔度倾倒众生的人格魅力,于此可见一斑。更有甚者,陈蕃位至三公时,竟临朝而叹道:“叔度若在,吾不敢先佩印绶矣。”
《后汉书》和《世说》同时记载的另一个故事更具传奇色彩,相比之下,后者的描写更为生动



分享按钮>>家族名人--戴封
>>戴凭(东汉经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