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猷雪夜访戴

    中华戴氏网 2012年12月14日 中华戴氏论坛


原文: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戴逵)。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
注释:
  〔山阴〕今浙江绍兴市。
  〔眠觉〕睡醒了。
  〔皎然〕洁白光明的样子。
  〔左思〕字太冲,西晋文学家。所作《招隐诗》旨在歌咏隐士清高的生活。
  〔戴安道〕即戴逵,安道是他的字。谯国(今安徽省北部)人。学问广博,隐居不仕。
  〔剡(shàn)〕指剡县,古县名,治所在今浙江嵊(shèng)州。
  〔经宿方至〕经过一宿的功夫才到达。宿:一夜 。方:才。
  〔造门不前而返〕到了门前不进去就返回了。造,到、至
  (因起彷徨)因:于是.彷徨:徘徊。
  (即便夜乘小船就之)即刻连夜乘小船前往 。即:即刻。之:代词,代剡。
  命酌酒:命令(下人)斟酒来喝。
  尝:曾经
  出自<雪夜访戴>的成语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
  (王子猷居山阴)王子猷住山阴。王子猷,名徽之,字子猷,王羲之的儿子。山阴,今浙江绍兴。
  (命酌zhuó)命令(下人)斟酒来喝。
  (咏左思《招隐诗》)吟颂着左思的《招隐诗》。左思,字太冲,西晋大文人。所作《招隐诗》歌咏隐士清高的生活。
  (戴安道)名逵(kuí声),字安道,名画家。学问广博,隐居不仕。
  (剡)指剡县,古县名今浙江省嵊(shèng)县。
  (经宿方至)过了一夜才到。
王子猷者,何人?东晋书圣王羲之的第五子。
《世说新语》一书中记载了许多魏晋名士的风流风采。其中关于王子猷的故事就有好几个。这里不妨先摘抄几条共赏之。
其一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世说新语·任诞》
这是说有一次,王子猷应召赴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所乘之船停泊在青溪码头,恰巧桓伊从岸上过,王与他并不相识,船上一位客人道:“此人就桓野王。”桓伊,字叔夏,小字子野,一字野王。谯国锤县人,桓景之子。淝水之战中,桓伊与谢玄、谢石带领北府兵迎战,大败前秦军队。桓伊以军功封为永修县侯,进号右军将军。
桓伊不仅会打仗,还是当时首屈一指的音乐家,尤其擅长吹笛。《世说新语·任诞》篇42载:“桓子野每闻清歌,辄唤:‘奈何!’谢公闻之,日:‘子野可谓一往有深情。”’清歌,就是声调悲婉凄美的挽歌。桓伊每次听到清歌就大叫“怎么办啊”,感伤到了极点,说明他不仅对音乐有着极高的领悟力,而且十分重情,所以谢安说他“一往有深情”。成语“一往情深”盖由此而来。
王子猷听说岸上之人竟是桓伊,便命人到岸上对桓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此时已是高官显宦,但他素知子猷之名,对如此唐突的邀请也不在意,当即下车登船,坐在胡床上,拿出笛子就吹,笛声清越,高妙绝伦。据说他吹的曲子就是著名的“梅花三弄”。吹奏完毕,桓伊立即上车走人。整个过程,“客主未交一言”
真正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其二
王子猷作桓车骑骑兵参军。
桓问曰:“卿何署?”
答曰:“不知何署,时见牵马来,似是马曹。”
桓又问:“官有几马?”
答曰:“不问马,何由知其数!”
又问:“马比死多少?”
答曰:“未知生,焉知死!”
---《世说新语·简傲》
王子猷曾在车骑将军桓冲的幕府中担任骑兵参军一职。这个官主要是管理马匹的喂养、供给之事,有点像孙悟空曾做过的“弼马温”。但王子猷这个官实在做得潇洒,整天蓬首散带,游手好闲,不问正事。
有一次,桓冲问他:“你在哪个部门任职啊?”
王答:“不知在哪个部门。不过,时常看见有人牵马来,大概是马槽吧。”
桓冲又问:“那官府里有多少匹马呢?”
王子猷应声回答:“…不问马,何由知其数?”这个“不问马”是有出处的。《论语·乡党》篇载:“厩焚,子退朝日:‘伤人乎?’不问马”说马厩失火,孔子赶回来问:“可有人受伤?”却不问马的死伤情况。这里,王子猷十分机智地引用这个典故,说:“不问马,怎么知道马有多少呢?”
桓冲还要问:“马近来死了多少?”
王子猷说:“…未知生,焉知死?”这话同样出自《论语》。这样的回答简直令人捧腹不已:“活马有多少我尚且不知,又怎么知道死马的数目呢?”
桓冲听了后什么反应没说,估计是哭笑不得吧!
其三
王子猷作桓车骑参军。
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当相料理。”初不答,直高视,以手版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世说新语·任诞》
还是那个桓冲,对王说:“你在我的幕府很久了,近来也该为我料理事情了。”可王子猷呢?却充耳不闻,没事人似的,只是看着高高的远山,用手扳着脸颊说:“西山的早晨,空气真是清爽啊!”
桓冲这个领导碰到这样的下属也真是够无可奈何了。
其四
王子猷尝行过吴中,见一士大夫家极有好竹。主已知子猷当往,乃洒扫施设,在厅事坐相待。王肩舆径造竹下,讽啸良久。主已失望,犹冀还当通,遂直欲出门。主人大不堪,便令左右闭门不听出。王更以此赏主人,乃留坐,尽欢而去。
---《世说新语·任诞》
意思是王子猷某日出行经过吴中(今江苏吴县一带),看到一户士大夫家的庭院中种有好竹,便径自闯了进去,旁若无人地欣赏起来。主人素知王子猷爱竹,早已洒扫厅堂预备款待,不曾想子猷赏竹完毕,竟招呼也不打就要扬长而去。
主人也不含糊,当即命家人关好院门,实行“全家戒严”,执意留客。本就落拓不羁的王子猷对主人的这一招很是欣赏,于是“乃留坐,尽欢而去”
实在有趣之极!
其五
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
他偶然到别人的空宅院里暂住一段时间,人刚到宅子,便令家人种竹子。有人不解地问:“暂住,何烦耳?”——只是暂时住住。何必这么麻烦呢?王子猷打着口哨歌吟了好久,才指着竹子说:“何可一日无此君!”
可见王子猷对竹的爱是深入骨髓了,这样纯粹的审美也只有晋人了。
其六
王子猷、子敬俱病笃,而子敬先亡。子猷问左右:“何以都不闻消息?此已丧矣!”语时了不悲。便索舆来奔丧,都不哭。
子敬素好琴,便径入坐灵床上,取子敬琴弹,弦既不调,掷地云:“子敬!子敬!人琴俱亡。”
因恸绝良久,月余亦卒。
---《世说新语·伤逝》
王子猷、王子敬都病重了,子敬先去世了。王子猷问近旁的人说:“为什么总听不到子敬的消息?这一定是他已经死了。”他说话时完全不悲伤。他就要坐轿子去奔丧,一路上都没有哭。
子敬就是王献之,王羲之的第七子,著名书法家,他向来喜欢弹琴。王子猷就一直走过去坐在灵床上,拿过子敬的琴来弹,弦音已经不协调,子猷把琴扔在地上说:“子敬啊子敬,你的人和琴都消亡了!”于是痛哭很久,几乎要昏死过去。过了一个多月,子猷也去世了。
真是性情中人啊。
关于王子猷还有最后一个动人的故事。那就是“雪夜访戴”
《世说新语》中记载: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安道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王子猷住在浙江绍兴,半夜起来乘舟造访在嵊县的名人戴安道即戴逵。行程一整夜才到达。可是,到了戴安道的家门口却不进去,又掉头返回。同行的人感到奇怪,王之猷自有“说道”:我原本是乘兴而来,现在又尽兴而回,见不见戴安道有何关系。
这股洒脱快意的劲头,又有几人呢?但我想,假如王之猷生活在今日,当自己驱车千里往返而不知疲倦矣。又假如戴安道是一大美女,我想王子猷总要留下吃顿饭再行告别吧?
人生在世,如果只知一味中规中矩,岂非无味得很?偶尔也有必要学学王子猷这种看似离经叛道实质洒脱审美的荒唐之举吧?
吴文化—人物春秋—我国著名佛像雕塑家戴逵与戴(转)|
 



分享按钮>>深切悼念戴光琼护士长
>>金坛诗伯宗祠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