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氏文化古迹】唐道国公戴胄、戴至德世家资料汇编

    中华戴氏网 2014年2月17日 网络


<一>戴胄,字玄胤,相州安阳人。性坚正,干局明强,善簿最。隋末,为门下录
事,纳言苏威、黄门侍郎裴矩厚礼之。为越王侗给事郎。王世充谋篡,胄说曰:
“君臣大分均父子,休戚同之。公当社稷之任,与存与亡,正在今日。愿尊辅王
室,拟伊、周以幸天下。”世充诡曰:“善。”俄肋九锡,胄又切谏,不纳。出
为郑州长史,使与王行本守武牢。秦王攻拔之,引为府士曹参军,封武昌县男。
大理少卿缺,太宗曰:“大理,人命所系,胄清直,其人哉。”即日命胄。长孙
无忌被召,不解佩刀入东上閤。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论监门校尉不觉,罪当死,无
忌赎。胄曰:“校尉与无忌罪均,臣子于尊极不称误。法著:御汤剂、饮食、舟
船,虽误皆死。陛下录无忌功,原之可也。若罚无忌,杀校尉,不可谓刑。”帝
曰:“法为天下公,朕安得阿亲戚!”诏复议,德彝固执,帝将可。胄曰:“不
然。校尉缘无忌以致罪,法当轻;若皆误,不得独死。”繇是与校尉皆免。
时选者盛集,有诡资荫冒牒取调者,诏许自首;不首,罪当死。俄有诈得者,
狱具,胄以法当流。帝曰:“朕诏不首者死,而今当流,是示天下不以信,卿卖
狱邪?”胄曰:“陛下登杀之,非臣所及。既属臣,敢亏法乎?”帝曰:“卿自
守法,而使我失信,奈何?”胄曰:“法者,布大信于人;言乃一时喜怒所发。
陛下以一朝忿,将杀之,既知不可而寘于法,此忍小忿、存大信也。若阿忿违信,
臣为陛下惜之。”帝大感寤,从其言。胄犯颜据正,数查,参处法意,至析秋毫,
随类指擿,言若泉涌,帝益重之。迁尚书左丞。矜其贫,特诏赐钱十万。会仆射
萧瑀免,封德彝卒,帝谓胄曰:“尚书总国纲维,失一事,天下有受其弊者。今
以令、仆委卿,宜副朕举。”胄明敏,长于操决,无宿疑。议者美其振职,谓武
德以来殆无其辈。复拜谏议大夫,与魏征更日供奉。进民部尚书。杜如晦遗言,
请以选举委胄,由是检校吏部尚书。然好抑文雅,奖法吏,时以寡学为訾。
贞观四年,以本官参豫朝政,进爵郡公。帝将脩复洛阳宫,胄上疏谏曰:
“比关中、河外置军围,强夫富室悉为兵,九成之役又兴,司农、将作见丁无几。
大乱之后,户口单破,一人就役,举室捐业。籍军者督戎仗,课役者责粮赍,竭
赀经纪,犹不能济。七月以来,霖潦未止,滨河南北,田正洿下,年之有亡未可
知。壮者尽行,赋调不给,则帑藏虚矣。今宫殿足庇风雨、容羽卫,数年后成,
犹不谓晚,何惮而遽自生劳扰邪?”帝览奏,罢役。胄所敷内,缘政得失,咸有
可观。奏已,即削稿,秘外莫知。帝尝谓左右曰:“胄于我非肺腑亲,然事之机
切无不闻,惟其忠概所激耳。”
七年,卒,帝为举哀,赠尚书右仆射,追封道国公,谥曰忠;以第舍陋不容
祭,诏有司为立庙。聘其女为道王妃。房玄龄、魏征与胄善,每至生平故处,辄
流涕。
胄无子,以兄子至德为后。
至德,乾封中累迁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阅十数年,父子继为宰相,世
诧其荣。高宗尝为飞白书赐侍臣,赐至德曰:“泛洪源,俟舟楫”,郝处俊曰:
“飞九霄,假六翮”,李敬玄曰“资启沃,罄丹诚”,崔知悌曰“竭忠节,赞皇猷”,皆见意于辞云。迁尚书右仆射。时刘仁轨为左,人有所诉,率优容之;至
德乃诘究本末,理直者密为奏,终不显私恩。由是,当时多称仁轨者,号仁轨为
“解事仆射”。尝更日听讼,有妪诣省,至德已收牒,妪乃复取,曰:“初以为
解事仆射,今乃非是。”至德笑还之。人伏其长者。或以问,至德答曰:“庆赏
刑罚,人主之柄,为臣岂得与人主争也!”帝知,叹美之。仪凤四年卒,诏百官
哭其第。赠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大都督,谥曰恭。<<新唐书>>本传



分享按钮>>【戴氏文化古迹】《雪后三陵台》
>>【戴氏文化古迹】《明文戴氏宗谱》中的宋人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