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氏网新闻】古文字学家戴侗

    中华戴氏网 2014年2月17日 戴丽琳


戴侗(1200—1285),字仲达,号合溪,温州永嘉溪口人。少年聪颖好学。登淳祐元年门辛丑(1241)进士。曾任国子监主薄,出守台州,后任秘书郞,迁军器少监。父戴蒙,登绍熙庚戍(1190)进士、官丽水尉。兄戴仔字孟堅,郡守镛尝以孝廉荐。父子同时对诗、书、易、礼和文字学都有研究。并且对许慎的《说文解字》作过订正,但未成专书就先后去世了。戴侗继承父兄的遗志,继续从事《六书故》的研究。他认为许慎的《说文解字》,部首杂乱,本末离散,采用小篆字体只是笔势整齐,增损字画,移易位置,使人不知制字的来源。于是他采用钟鼎文,打破了《说文解字》的部首排列。历时三十年才撰成了《六书故》三十三卷。还写有《六书通释》一卷和自序。《六书故》将分为,天文、地理、人事,等九部,又细分为四百七十九个目,每部按指示、象形、会意、转注、谐声、假借等。“六书”进行排列,改变《说文解字》体列,不用部首、字体、不依小篆,是根据金文。戴侗在《六书故》中除了汇集父兄的研究成果外,还援引了他的弟弟、外祖父、旧父等人的研究成果。成为一部集中家族和姻亲智慧、和别具特色的文字学专书。书成后,藏于家中,未能刊刻,戴侗去世后三十三年,元延佑五年(1318)戴侗孙辈献出家藏《六书故书稿》。此书稿得到奉旨求贤的道士王寿衍举荐,于延佑六年,(1319),赵凤仪捐俸禀以倡刻。延佑七年庚甲(1320)《六书故》正式刊行。赵凤仪为《六书故》作序:“书始乎指事、象、形、变而为转注、会意、谐声、假借,谓之六书。文字之本源也。独立为文,判合为字,文立而字孳,天地事物之载,孰有外于是者?自篆禅而隶楷行,刀笔废而毫褚用,传写转易,讹谬滋甚,有求正于六书之故者益鲜。合溪戴公侗,独能探索于千载之下,因许氏遗文,釐其舛忒,第其部居,傳以义训,群经、子史、百家之书,莫不援据,示有徵也。折为部九卷,三十有三。约而不遗,通而不凿,父以联子,子以联孙,若网在纲,瞭望如示诸掌。噫,亦勤矣。公之父蒙,从学于武夷,兄仔举郡孝廉,父子昆弟,自为师友。是书之成,渊源有自。延佑戊午,予领郡命,其孙出诸家藏。郡博士与诸儒咸谓:是书诚有益于经训,宜传以惠后学。予既锓《四书》与《郡志》,明年损奉禀以倡刻而庋诸阁。徐骑省有言:非文字无以见圣人之心,非篆籀无以见文字之义。通经者,舍是书何以哉?1608年,万历三十六年清真馆于本年刊刻宋初元未戴侗所撰六书用故(刻本现存吉林图书馆)延祐庚申冬十月(1320)。明代有岭南张萱刻本,流传甚广。清同治有《小学汇函》刊本。

  《六书故》卷首有《六书通释》自序和目录。说明对文字注释考证,颇多创建。戴侗认为阅读经籍,认识事物,必须先懂得“六书”的原理。文字是从声音中产生的,有声音才有文字,声音与意义同时存在。因此要“因声求义”,他对“六书中的假借,有独到的研究,对文字的注释,有的也考证得精详。为以前辞书所不及。 “六书故”的六书为宗旨,上征鼎文,下取方俗字,颇多创见。在解释字义上也有牵强附会的地方。由于“六书故”订正了许慎《说文解字》中的多处错误。在文字训诂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和意义。《六书故》是我国文字学史上一部具有较高成就和别具特色的工具书。

  明清以来,顾炎武,王引之。段玉裁、孙贻让等人著作中多处援引“六书故”。并赞说是训诂学说中的一大法宝,利用钟鼎文字的材料较正小篆,开一代学术之先。他又是第一个将“说文”九千余字,按六书的系统进行整理的人。

  近年始有党关怀兴氏,持纂《六书故研究》一书。竟在对《六书故》作一个较为全面的分析评价:“在中国文字学史上给他一个应有地位”。书中还极赞;戴氏提出因声求义,是我古代语言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是中国文字学上对假借认识较为科学最早的一家。清代著名学者段玉裁解释文字本义,然后指明其引申义,假借义,系统排列词义的结构体系之法,实本于戴氏《六书故》以类相,从分代孽乳相结合的排列方式。是一部明确按义类编排汉字字典。戴侗明确指出小篆的讹变,并遵从钟鼎文,其敢为天下先,实事求是的精神,令我们拍手。倾倒之余,因未免溢美之辞,然扶微发幽,单见纷陈,允称戴氏功臣。另有《六书通释一卷》该书对于文学的见解是许慎以后惟一的值得在文字学上推举的(见唐兰《中国文字学》)。

  戴侗还著有《周易家说》、《四书家说》、《尚书家说》。据《书史会要》,戴侗能篆刻金石。淳祐间还为外祖父大家族作“福佑鲍氏家述”记。是研究鲍氏家族发展史重要资料。

  参考资料《永嘉县志》、《宋元明清温州文化编年纪事》、赵振择《中国语言学史》、党怀兴《宋元明六书学研究》、《瓯海轶文》、唐兰《中国文字学》。




分享按钮>>【戴氏家谱源流】湖南戴氏
>>【戴氏网新闻】新颁戴氏统一行第(字辈)说明